只有美国价值观才是人类唯一正确的选择
发布于:2018-04-05 18:08   编辑:北京pk10 浏览:

  2011-03-23 08:53:05

  当互联网成为超过20亿人使用的工具时,互联网的性质其实已经开始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从完全的虚拟世界转变成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星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明显,奥巴马和希拉里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当他们终于执掌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大权时,互联网及其衍生物社交网络就不仅仅是他们个人化的工具,而且成为了美国外交的一件新武器;当“互联网自由”从一种个人理念演化成一种积极推行的外交政策时,一场互联网世界里的“圈地运动”就描绘出了网络时代美利坚的“新边疆”。

  在希拉里的第二次“互联网自由”演讲中,她所着墨的重点在于以Twitter、Facebook、Youtube为代表的社交网络,并将其视为一种力量。值得注意的是,这不仅仅缘于她或者奥巴马的个人经验,而且建立在伊朗、突尼斯和埃及事件中社交网络所起作用的基础上,——众所周知,社交网络在中东和北非的变化中曾经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社交网络的兴起,扩大了人类信息传播、交流的范围,无疑是互联网应用的一个里程碑,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它改变了人类的思维方式和交流方式,是一场革命。诚然,社交网络作为人们交流思想、交换信息的平台,从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希拉里所称的由网络上的表达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共同构成的“相互联络的自由”,但是,这种自由的实现是有代价的,这种代价即便是希拉里本人也不能不承认,亦即这种自由是一柄双刃剑,杀敌八百的同时亦有可能自损一千。

  正如希拉里在第二次“互联网自由”演讲中提到的那样,实现自由和安全的挑战在于“找出恰当的尺度”,“有足够的安全让我们享有自由,但不使其过多或过少而危害自由。为互联网找出这种恰当尺度至关重要,因为带给互联网史无前例的力量的那些特征——开放、平等效应、广度与速度——也能让有害行为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从希拉里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在互联网安全和自由的问题上,她所秉持的标准是不一的,所谓互联网安全和自由的“恰当的尺度”,首先是以美国的国家利益划线的,——符合美国利益的就可以“自由”,否则,就要祭起“安全”的法宝。希拉里对吗?从美国利益的角度看,从她国务卿的身份看,当然对,但是,却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而这种希拉里式的单边主义,也是美国用惯了的武器。

  在007这样的传统间谍小说或者电影中,先进的武器、装备是不可或缺的工具;提到传统意义上的颠覆和反颠覆,人们也总是容易联想到CIA、KGB,联想到“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但是,从伊朗、突尼斯和埃及的政局变化中,人们看到了互联网时代出现了可以左右一个国家前途和命运的新工具,社交网络的力量由此被重视,并在某些人眼中变成了一种几乎无法战胜的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希拉里发表第二次“互联网自由”演讲的第二天,2月16日传出消息,(VOA)中文广播和电视节目将全面停止。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的中文网站将被保留,其中文普通话节目将转入互联网。对此,美国广播理事会战略与预算委员会主席恩德斯•温布什说,在中国收听短波广播的人数过去几年一直微不足道,而中国现在是世界上使用互联网人数最多的国家。众所周知,的中文广播一直是美国政府对华进行宣传战的工具,这个变化说明美国政府因应互联网时代的变化调整了其内部政治宣传资源的结构,他们现在热捧的是Twitter这样的更符合时代特征的互联网新媒体。正如《纽约时报》指出的那样,美国国务院与Twitter之间关系显示,奥巴马政府已经把社交网络视为“外交箭袋中的一支新箭”。

  这当然是一场斗争,但并不完全是希拉里所说的“捍卫人权、保护人类自由与人类尊严的斗争”,更多的是为维护美国价值观和美国国家利益所进行的斗争。因为在希拉里们看来,只有美国价值观才真正代表“民主、自由、人权”,只有美国价值观才是人类唯一正确的选择。而希拉里大概忘记了西哲罗素的这样一句话——“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原”,同理,参差多态也是世界的本原;一个单一价值观的世界,即便秉持的是美国价值观,也是一个1984式的“美丽新世界”。